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新闻资讯
【迈联商学院•经典共读】第九期·第14讲
发布时间:2024-01-23 丨 阅读次数:264

【迈联商学院·经典共读】


第十五讲


《道德经导读》第九章



原文回顾





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;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哉。









 
 

本章导读


执而盈之,不其已

可执的是什么呢?权柄。老子曰:天下神器,不可为也,不可执也!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!如名声。《庄子》曰:“名者,公器也,不可多取。如功绩,如才干。“盈”:言骄横妄为。盈者,是谓不道,不道早已!是谓失天之度,虽满必涸,虽大必削。《管子》曰:“地大国富,民众兵强,此盛满之国也。虽已盛满,无德厚以安之,无度数以治之,则国非其国,民非其民也”。执而盈之乃是失天之德,德不当其位,必有余殃。历史上的桀、纣、幽、厉四王,莫不富有天下。然执神器公器而妄为,小则事败身辱,大则身死国亡!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故曰:不如其已。

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

如刀刃,薄而锐利如针尖,细而锐利。然而刀刃、针尖也是最容易受损伤的地方。是一把刀保存的时间长久,还是一堆铁块保存的时间长久,是铁块保存的长久,还是未加开采的铁矿石保存的长久呢?是一滴水保存时间长久,还是将这滴水融入江河大海保存的时间长久呢?人亦如此,作为个体,我们的时间、精力、能力、见识都是有局限性的,置身于团队,扎根于群众,我们就可以拥有无穷的力量。脱离母体,是谓失其根本,不可长久。如央视前主持人芮成钢,采访几个名人政要之后就飘飘然了,这个总统也是他的朋友,那个部长是他的朋友,开始不守规矩了,结果身辱名败。毕福剑如是。故曰不可长保

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

《管子》曰:“擅天下之利者,天下共谋之!如何能守?《管子》曰:“以天下之财,利天下之民,安高在乎同利。老子曰:甚爱必大费,多藏必厚亡!《大学》曰:“是故财聚则民散,财散则民聚。”

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

老子曰:物壮则老,是谓不道,不道早已。”古有《水浒传》里的高衙内,恃权妄为逼民造反;现在有坑爹的:如我爸是李刚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皆是有富贵而不知持满,恣意妄为的例子,历史上不胜枚举,此皆执公器以谋私利自遗其咎者也!这不过李天一这样的小人物危害尚可控,如果是国君、将帅呢,结果是祸及天下。

功遂身退,天之道哉

天道生化万物而不执为己有,成就万物而不恃己功。故老子曰:“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。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”《管子》曰:“天之道,满而不溢,盛而不衰。明主法象天道,故贵而不骄,富而不奢,行理而不惰。故能长守富贵,久守天下而不失也。”功绩、权柄、名利,是人最容易执而不放,为之而恃的!老子曰:“自是者不彰,自伐者无功,自矜者不长”。以上种种,皆是有为之道,离道远矣,故有道者不处。知足可以不辱,知止可以不殆。故曰:功遂身退,天之道哉!

历史上功遂身退案例:

1范蠡范蠡是越国贤大夫。勾践少时,年轻气盛,不听范蠡之谏,以至取亡国之祸,卧薪尝胆之辱。勾践亡国之后,从范蠡、文种之谋,卧薪尝胆十余载,三千甲士气吞吴。范蠡居功至伟,官至上将军,灭吴之后急流勇退,携西施,一叶扁舟浮乎江湖。据《史记》记载:范蠡事越王勾践,既苦身戮力,与勾践深谋二十余年,竟灭吴,报会稽之耻,北渡兵于淮以临齐、晋,号令中国,以尊周室,勾践以霸,而范蠡称上将军。还反国,范蠡以为大名之下,难以久居,且勾践为人可与同患,难与处安,为书辞勾践曰:“臣闻主忧臣劳,主辱臣死。昔者君王辱于会稽,所以不死,为此事也。今既以雪耻,臣请从会稽之诛。”勾践曰:“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。不然,将加诛于子。”范蠡曰:“君行令,臣行意。”乃装其轻宝珠玉,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,终不反。于是勾践表会稽山以为范蠡奉邑。

范蠡行至齐国,曾致信其老搭档文种曰:“蜚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。越王为人长颈鸟喙,可与共患难,不可与共乐。子何不去?”文种贪恋权贵,终酿悲剧。《史记》曰:种见书,称病不朝。人或谗种且作乱,越王乃赐种剑,曰:“子教寡人伐吴七术,寡人用其三而败吴,其四在子,子为我从先王试之。”种遂自杀。

范蠡来到齐国,和家人苦身戮力,父子治产,几年时间就身为巨富,齐国人听闻其贤,推荐他做了齐国国相。范蠡自忖曰:“居家则至千金,居官则至卿相,此布衣之极也。久受尊名,不祥。”于是弃官,散尽家财,迁于陶地,自谓陶朱公,几年时间又富甲天下。范蠡也是中国人民的最爱,后来成了我们每家每户都在供奉的财神爷。

2、张良。张良是中国古代的传奇人物,生活于秦末汉初,是汉朝的开国元勋,汉高祖刘邦对他的评价是:“夫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”,这是对张良最高的、也是中肯的评价。回顾中国几千年历史,兔死狗烹、鸟尽弓藏的事不胜枚举,和张良同时代的大汉功臣韩信就是案例。刘邦给韩信的评价是:“连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”,可见韩信功绩之大。但韩信的结局是很悲惨的,汉朝的很多开国元勋都未得善终。不是皇帝不愿赏赐,而是天下不足以尽封之。同时,权臣勋贵本来就是皇权的大敌,是未来不安定的因素,是皇权严密防范的对象。正如《韩非子》所言:“爱臣太亲,必危其身;人臣太贵,必易主位......千乘之君无备,必有百乘之臣在侧,以徙其民而倾其国;万乘之君无备,必有千乘之家在侧,以徙其威而倾其国。是以奸臣蕃息,主道衰亡。”曰:“害身而利国,臣弗为也;富国而臣利,君不行也。臣之情,害身无利;君之情,害国无亲。”韩非子教导帝王的应对之法是:“为人君者,数披其木,毋使木枝扶疏;木枝扶疏,将塞公闾,私门将实,公庭将虚,主将壅围。数披其木,无使木枝外拒;木枝外拒,将逼主处。数披其木,毋使枝大本小;枝大本小,将不胜春风;不胜春风,枝将害心......掘其根本,木乃不神。”像韩信、张良之辈,功绩弥天,兔死狗烹似乎是必然命运。然而张良既立不世之功,又全身而退,的的确确是道家高人。

张良是韩国贵族,祖父、父亲都是韩国高官。秦国灭韩,张良变卖家财,在民间访到一个大力士,给他做了一柄120斤重的大铁锤,准备刺杀秦始皇为韩国报仇。他们在博浪沙中伏击秦始皇,误中其随行车辆,被秦始皇全国通缉。张良于是改名换姓,逃亡下邳。在下邳,张良遇见了他人生的贵人:黄石公。黄石公授予张良一本书,就是民间传说的《素书》,史记说是《太公兵法》。传说《素书》帮张良立了不世之功,张良死前未得传人,于是《素书》随张良被埋入地下。直到魏晋时期,盗墓贼盗掘张良陵墓,从其玉枕之中得到《素书》,之后才传之天下,我们也才有机会见到这部旷世奇书。当然我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,近期在读《淮南子》,在该书《泰族训》中读到关于“英、俊、豪、杰”的表述,和《素书》“俊、豪、杰”的表述如出一辙,很多文字都是一样的。这说明,淮南王刘安或其门人应该是见过或读过《素书》的,此是题外话。黄石公传道之后,张良跟随刘邦,推翻秦王朝,扫灭楚霸王,建不世之功。结合《史记》的记载,结合《素书》的内容,我们的确可以走进张良的内心世界,一探他既立不世之功又全身而退的秘密。

从《素书》的内容来看,张良确得道家真传,我们选取几段以探之。《素书》曰:“贤人君子,明于盛衰之道,通乎成败之数,审乎治乱之势,达乎去就之理。”就简简单单几句,黄石公和张良的高度已经跃然眼前,天下之盛衰、成败、治乱了然胸中,个人之去就亦了然心间。

《素书》曰:“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。若时至而行,则能极人臣之位;得机而动,则能成绝代之功。”这句话似乎是给张良设计的程序,他只是照做了而已。他的确是时至而行且极人臣之位,他的确是得机而动成绝代之功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《史记留侯世家》。

《素书》曰:“绝嗜禁欲,所以除累;抑非损恶,所以禳过;贬酒阙色,所以无污;避嫌远疑,所以不误;博学切问,所以广知;高行微言,所以修身;恭俭谦约,所以自守;深计远虑,所以不穷......橛橛梗梗,所以立功;孜孜淑淑,所以保终。”这段文字让我们得以窥见张良的修为和功夫,道家讲的是修之于身,其德乃真,也就是要知道做到。他橛橛梗梗,以立不世之功;他孜孜淑淑,以保性命之终。

我们再看一段《史记》记载以做印证:留侯(张良)乃称曰:“家世相韩,及韩灭,不爱万金之资,为韩报仇强秦,天下振动。今以三寸舌为帝王师,封万户,位列侯,此布衣之极,于良足矣。愿弃人间事,欲从赤松子游耳。”张良知足,功遂身退,随道士赤松子修行,学辟谷导引之术。没有卷入刘邦逝后争权夺利的纷争之中,得以全身而退。这似乎也是黄石公为他设计好的。写道这里,我不禁深深的感慨:其实不是黄石公设计,道家高人,不为物累,不为名迁,得而不喜,失而不忧,生而不悦,死而不祸,宠辱不惊,又怎么会以名利害性命呢?

中国历史上,如范蠡、张良功遂身退者少,执权柄而亡者则不计其数,如张良的同事韩信、范蠡的搭档文种,为物所迁,为名所累,为利所害。老子曰:“名与身孰轻,身与货孰多,得与亡孰病”,难道不值得深思吗?故曰:功遂身退,天之道哉

写到这里,评价一下当代巨富某云:前几年,ma蚁金服筹备上市受阻,某云公开演讲大放厥词,攻击国家政策。他已经富可敌国了,还欲如何?岂不知铸币权乃公器也,岂是嗜血的资本可以染指的?他的成功,岂是他一己之力?乘国家发展之天时也。他自己也说过: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!身前有路忘缩手,后退无门想回头......希望他不要走的太远,多想想如何回报社会造福人类,而不是想这如何把小商小贩得饭碗给抢啰。企业做大了,就要有大格局,大企业乃是公器,就该为社会谋公利,而非执公器以谋私利,这样的企业岂可长久?许家印如是!老子曰:“鱼不可以脱于渊”,离开了水,鱼的命运就是变成鱼干。人,又只能离开大道呢?

 
 

【您的观点呢?】请赐教,欢迎拍砖……

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↑上一篇:【迈联商学院·经典共读】第八期·第13讲(下)
↓下一篇:【迈联商学院•经典共读】第十期·第15讲

 
骐铭商务,骐铭商务官网,医药销售,云南骐铭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昌源中路75号同丰商务中心第8层806号807号      电话:0871-64123686      备案号: 滇ICP备17000588号
技术支持:云创网络  微商通  昆明网站建设